37中文 www.69book.net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首相知犹按剑,月下葬尽故旧情!

    昔年挚友,今夜寇仇,是命运拨弄?是人心翻覆?让曾同生共死的少年如今以性命相搏?

    这个问题慕紫轩不需知,也不愿知,只知如今眼前之人,将是最可怕的敌人!

    伤在前,疲在后,更陷入布置好的阵法之中,慕紫轩心知此战未开时,便已处于绝对劣势,唯有全力侵身近战,才能夺回些许胜机,便见他身上紫芒乍现,功运极端,以磅礴之势向纪凤鸣袭去。

    而他知晓,纪凤鸣又如何不知?纪凤鸣自忖若都是全盛状态,狭路相逢,短兵相接,身为术者的他敌不过慕紫轩。但若换做阵地战,能知晓天时地利因势利导,他便有取胜的自信,何况此时的慕紫轩有伤在身。

    便见,纪凤鸣折扇轻摇,漫天飘摇的竹叶如被扇动,叶舞碧绿,化作利箭般朝慕紫轩倾泻而去。

    阵法加持下,片片轻盈竹叶都犹如刀剑般锋利,慕紫轩足下登时受阻,三分接,七分闪,可任他脚步如何在纷飞不断的竹叶间腾挪,也难接近纪凤鸣半分。

    而纪凤鸣立扇一引,被慕紫轩避闪开的竹叶又随风回舞,分成数股,竟化作八条头角峥嵘,张牙舞爪的苍龙,向慕紫轩扑咬而去。

    地处竹林,木气充沛,因东方青木之气化苍龙之形,正是——

    “碧木苍龙!便知晓你会用此招!”多年相交,对其路数已有预测,便见慕紫轩忽然由动转静,稳立不动,任八条苍龙自八方围杀,只高举右手,一掌托天。

    一个赤炎的火团在他掌心出现,下一刻,炎光大作,强烈的火流辐射四面八方,宛若慕紫轩手中托起一个狂暴炽烈的太阳。

    星本无辉,借日生光,以星辰之力重凝日光的招数,此为紫薇七变中从未现世之绝学——“烈阳炽”!

    以慕紫轩为中心,红色热流携裹着强烈光源轰然爆发,周遭方圆尽被焚空,八条苍龙化作飞灰,而一片焦痕中,已不见慕紫轩身影。

    下一瞬,却出现在了纪凤鸣身后!

    慕紫轩本就有“烈阳炽”之招可克制竹叶纷杀,却一直隐忍不发,示敌以弱,直到纪凤鸣结出碧木苍龙阵后才一举祭出,这是他知晓,自己有伤在身,真气不足,每一招出,都要取得最大的战果。

    以一招破去纪凤鸣的八条碧木苍龙,这一波的真元互换,是他消耗得少,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而更重要的是,他以强光为遮掩,瞬破碧木苍龙同时,再施紫薇七变中的另一式“流星劫”。

    此招身法与掌功合二为一,快如流星,迅疾无匹,让他在强光照眼一瞬,逼临纪凤鸣身后,随后陨星一掌,洞穿纪凤鸣后背,整个右手穿心而出!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一招得手,慕紫轩却神情一凛,他不知哪里错了,但却知以纪凤鸣的能为,绝不可能轻易被他如此击败,随即心中不安,便要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但却觉右臂如陷泥淖,难以拔出,眼前的纪凤鸣竟成了一个等人高的金属像,将他的右臂困锁在其中。

    是替身幻术!那纪凤鸣是何时消失的,现在又在哪?

    而还未待他多想,却见明月当空的天上,忽然竟现压顶的雷云,轰隆隆,轰隆隆,云中电蛇流窜,受到金属像吸引,立时天地一亮,当空落下一击惊电!

    “好个纪凤鸣!”慕紫轩心中惊叹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该惊叹的不是雷电,而是雷云形成的本身。秋雨刚过,竹林中水汽湿寒,而慕紫轩方才施展“烈阳炽”,又使热流迅速上升,冷热气流交汇,便是雷云产生的条件,而纪凤鸣,其实自始至终只使用了一个最低等的“雷花术”,加速雷云的形成,而雷云形成,会劈向下方的金属,更是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原本以纪凤鸣的修为,完全可以直接施展一招诸如“雷动九天”之类的上等雷法,可他却只是借法自然之道,只用了一个最低等的“雷花术”,就达成了不下于上等雷法的威力。

    他知道真元充沛是他的优势,但却并不贪功,不挥霍,而是不断的积累优势,直到将优势累计成胜势,不给慕紫轩任何翻盘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就是纪凤鸣的战斗智慧!

    但慕紫轩亦非易于之辈,惊叹纪凤鸣雷法同时,已向天一掌横挥,如神人泼墨,划破长空,掌劲如星河划界,横亘头顶,正是紫薇七变的最强守招——“天河横”。

    传说王母拔簪一划划出银河,隔断牛郎织女,‘天河横’之招取意此典故,掌气凝结如星河,两端便如两重天,天雷虽猛,却难触慕紫轩之身。

    可饶是如此,一记一记天雷劈在星河上,仍劈得他气血翻涌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虽不见纪凤鸣踪影,却有无数术法从四面八方击来,流火、寒冰、黑水、风刀……虽都是低等术法,却也不能不防,否则伤势累积,将更无胜机。

    慕紫轩高喝一声,奋起真元,左手仍维持天河横的掌劲不散,右手竟提前锁住他臂膀的金属像,如巨盾一般左右挥挡。

    只是,慕紫轩挥舞这般重量的金属像,真气消耗何止倍增,而纪凤鸣身处法阵之中,低等术法消耗的真气甚至可能比不上他恢复的速度,如此一来,差距又变得更大。

    但慕紫轩却是另有算计,不得不为,挡了数轮低等术法侵扰后,金属像上终于被雨点般密集的术法击出裂纹,慕紫轩右手随即再自内部一催磅礴真元,困锁他多时的金属像终于轰然碎开,裂成无数小块,又在劲力携裹下散射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”无数竹子在石块的撞击下拦腰断折,一时倾倒一片,慕紫轩却在听声感应周遭,他的对手纪凤鸣自交战之处,便不见身影,慕紫轩不知此时身在何阵,更不知破阵之法,唯有逼出阵主,才能寻得那一丝的破阵之机。

    所以他将金属像碎成无数块,以探寻纪凤鸣下落,而结果则是:“都没有,不在周遭,那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金属像这一目标,天上雷云威势暂歇,而慕紫轩却在此时散去‘天河横’的掌劲,擎天的左手虚抓,一吸一纳,竟使用‘黑墟湮’之招,如长鲸吸水一般,将天上雷云吸入掌中。

    但天地自然之威,岂容轻易掌控,入掌的雷云立时反击,璀璨电蛇在掌中疯狂扭动,绽放出慑人威势,而慕紫轩却又变招,使出紫薇七变的‘列宿移’!

    “在地下!”,列宿移巧转雷霆之力,被慕紫轩一掌击地,灌入地下,霎时一张巨大电网在地下迅速铺开,蔓延八方,而慕紫轩真气与雷电相连,借雷电探知,只闻一声,“找到了!”,他已感应到纪凤鸣地下的方位。

    便见慕紫轩饱提真元,再赞一掌,气劲灌地,直袭感应的方向,雄力之下大地摇动震颤,裂出一痕,一道人影被这一掌从地下击出。

    “呃!”纪凤鸣受此一掌,口角泛红。

    而慕紫轩自交战以来首占上风,得势不饶人,便见他身形一闪,并指如扣,扣住被击得飞出的纪凤鸣的足底,不容他再借势飞遁走脱。“抓到你了!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抓稳了!”却见纪凤鸣受伤不重,此时迅速压下翻涌气血,面色恢复如常,单足立于慕紫轩掌心之上,同时手掐术诀,“移山诀,坤元镇邪!七重山岳!”

    霎时,慕紫轩只觉一股磅礴巨力倾压而来,只觉掌中的纪凤鸣竟似比方才金属像还重上十倍,竟压得慕紫轩内息沉滞,足下难承,险些要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而纪凤鸣见慕紫轩有伤在身,还能屹立不倒,心中亦觉惊叹,但手上却是术诀再催,“竟还承受得住,那就,移山诀,坤元镇邪!十三重山岳!”

    “噔!”慕紫轩只觉那压力又陡然倍增,双膝登时砸入地面,砸出一个蛛网版裂开的深坑,他只知道有种千钧坠的身法,但纪凤鸣以术法搬山,让自身重量更逾千钧,以远胜千钧坠的重量在他身上庞然压来,压得他骨骼欲断,口鼻耳眼都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纪凤鸣以势压人,真元不足的慕紫轩立时受制,眼见如霜月华之下,拖曳出两道长长的影子,一个单足而立,气态潇洒,一个双膝跪地,狼狈不堪,胜负看似已经明显。

    但却听慕紫轩呕着血笑道。“抓得……够稳了!”

    倏然,慕紫轩身不动,月下的影子竟如活过来一般,化作一把鬼魅尖刀,携阴森诡谲之气刺向纪凤鸣!

    慕紫轩所学杂驳,一生所学除了弃而不用的凌霄剑宗剑术、皇室星天的紫薇天诀、自创的紫薇七变、还有便是地狱道的一些邪法。

    只是地狱道的邪法极少在人前展露,其他人最多只能推测出他与地狱道有所关联,但谁又真的能想到,他非但是地狱道实质上的道主,更修有前任道主九子鬼母失传百年的绝学《九子分魄大法》!

    虽因心性不和,没将《九子分魄大法》练到九子鬼母那般一个魂魄便是一个单独个体的境界,却也能将魂魄藏于影子中,就像此经幽凝便是栖身在他影子内一般,在关键时刻以魂御影,以影杀人。

    纪凤鸣觉察不妙,立时想要避闪,但足下却被慕紫轩死死钳住,下一瞬,鲜血飞溅,他的身躯已被那影子洞穿!

    好在他最后关头,以术力聚于乾坤扇,击得影子偏离,影子只从他肩胛骨处穿过,未伤到心肺要害。

    但影子一击未能必杀,便从他体内抽出,毫无喘息之机,便再度刺来。

    纪凤鸣不再犹豫,足下一蹬,任足底连靴子带一大块皮肉被慕紫轩生生扯下,身形却已向后急退。

    但足下涌泉乃是要穴,脚底受伤,身法必然受到影响,纪凤鸣虽退,但动作已不像之前那般来去飘逸,而影子已迅速无比的追击而上,如影随行,在此情形下已不再是比喻,这一次,影杀之法将精准,迅捷的直刺纪凤鸣心口!

    慕紫轩没有容情,眼前之人,绝不是他能容情的对手,这一击倾尽全力,务求必杀。

    但就在接近纪凤鸣刹那,突然,那沉如山岳的重力又倾压而来!

    慕紫轩方直起的身子又被压倒,压得骨骼咯吧作响,一时双眼泛黑,几欲晕死。

    而令他更震惊的是,这一次,连他的影子也被重力捕获,腾空而起的影子被死死压回地面,只像一个被镇住的小鬼,无助不甘的在地面上小幅度的挣扎扭动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纪凤鸣都已不再是立于他掌上了,这增加自身重量的移山诀又怎么还会对他起作用?而且不只是他,还能压住他的影子!

    除非……这不是移山诀?

    慕紫轩猛然察觉,心头更是一凉。

    纪凤鸣掐诵的术诀只是遮掩,让他误判,其实他根本没必要掐诵术诀,因为这重力不是来自术法,而是阵法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而压住他的……慕紫轩看着空空如也的四周,又艰难抬头,看到天上明月高悬,皎洁清冷,霜寒千里,却不知怎得,给他一种不真切之感,就好像这轮月亮,只是虚幻一般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了,压的他无法动弹的,是清冷霜洁的月光!

    四周再无他物,唯有倾泻而下的月光,除了月光,还会是什么?

    但月光有力量吗?

    或许是有的,若否,怎能时而拉起滔天巨浪,时而压得万丈潮水不起波澜?

    慕紫轩不知,亦不需再知,因为他已经败了。

    若他早一步看出,用影子击碎天上幻月,或许可以破去阵法,但纪凤鸣有意遮掩真正的阵法,造成他一招误判,他将底牌用尽,也只给纪凤鸣造成了不轻不重的外伤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已竭尽智勇,自问就算再来一百次,也不会打出更好的战果。但纪凤鸣也是一样,展现出无愧盛名的战斗智慧,竟将开局的优势稳稳的保持到最后。

    “罢了,死在他手下,也算最好的结局……”慕紫轩感觉一股疲惫涌上心头,渐渐的承受不起月光的重量。

    而纪凤鸣踉跄落,稳住身形后便打开乾坤扇,伴随一阵凤唳之声,扇上凤凰明火已经成形。

    纪凤鸣也不会容情,眼前之人,也不是他能容情的对手,他所布的阵,是‘明月幽篁阵’,此阵借竹林和满月而布,竹林可成困阵,让误入其中的人难辨方向,而月光会在头顶凝成一个幻月,此幻月既是阵眼,也是此阵威力最强的杀招,可以施加重力,以旷照的月光倾压对手的身形,明月普照下,难以遁形。

    可他在此阵中,占尽优势,竟仍被慕紫轩逼得如此狼狈,他心惊之余,不禁遗憾,遗憾自觉此战胜之不武,未能与状态完好的慕紫轩战上一场。

    但他,能压下这遗憾,因为这场对决,不是胜负之争,而是生死之搏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能做的只有挥动扇上凤凰火,送这曾经的挚友最后一程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恩怨将要了解之际,天外忽然传来一声苍老声音,

    “上上签,古人不见今时月,照破山河尽萧然!”

    伴随卦词响起,一个巨大的算签自天而降,刺破那轮幻月!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